安生

写尽千山,落笔是你

【源我/短】教我国文的王先生

  我自幼天性调皮,从还没进学堂时,我便喜欢上树掏鸟窝、河中抓小鱼等等干着一些不像是女生该做的事情,所以我的衣服一年四季也都是脏的。

  父亲总想让我多看些书籍,提笔能写出一手漂亮秀气的字,做一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女孩子,为此我也没少挨过骂。可自己就是这么不争气也不听话,父亲教育的话基本上是左耳进右耳出,没过几天又忘得一干二净,和隔壁的二狗蛋去闹了。

  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八岁。父亲见我已到了上学的年级,便硬是将我送到一处小巷子的学堂内去上课。我坐在木头凳子上一刻没消停,好是别扭。父亲皱皱眉,道:“你这样可不行!”...


2016-06-01

© 安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